腐败的忠臣奕劻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

贺州生活 2019-07-11

1903年,慈禧太后倚重的八旗重臣荣禄去世,庆亲王奕劻迅速上位,以首席军机大臣身份成为晚清内阁首脑。很快,奕劻“浸浸用事”,“五福晋争宠”。那个时候奕劻没有学EMBA,在小老婆管理上相当的混乱。为了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庆王爷高兴,奕劻的小老婆们“各同贿赂,积存金钱日益增多,寄顿汇丰银行过百万”。身为大清第一执政的王爷,奕劻家族“揽权纳贿,其门如市”,可这么一大老虎,“举朝莫敢撄其锋芒”。


腐败的忠臣奕劻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

庆亲王奕劻,1838-1917

御史大人们扬言要打奕劻这只大老虎

御史蒋士瑆洋洋洒洒的弹劾报告递到慈禧太后手上,慈禧太后一看,百万存款,比大清国库的现银还多啊。现在御史们都捅到朝堂上来了,他们还捅给了报馆,再不派人调查就说不过去了。慈禧太后下令左都御史清锐和户部尚书鹿传霖成立了专案组,为了彰显专案组的公正,慈禧太后下令蒋士瑆参与汇丰银行存款案调查。但是,专案组选择查账的时间是星期天,汇丰银行当时不上班啊。

慈禧太后的专案组到汇丰银行,发现大门紧锁。当天,奕劻找到银行高层,行贿一笔小钱,暗中注销了存款底账纪录,将白银全部取出。银行上班的一大早,专案组再去查账,蒋士瑆当时就傻眼了,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慈禧太后大怒,谴责纪委干部:“何得以毫无根据之词,率臆陈奏,况情事重大名节攸关,岂容任意污蔑?”

蒋士瑆的弹劾未能动奕劻一根汗毛,慈禧太后谴责御史们鲁莽。当然,慈禧太后也没有立即将风闻言事的御史拉出去廷杖打屁股。御史大人们蠢蠢欲动,试图找出更多证据打掉奕劻这只大老虎,名垂青史。不少的御史站到奕劻政敌,军机大臣瞿鸿禨、邮传部尚书岑春煊的阵营。瞿鸿禨是军机大臣中唯一可以跟奕劻抗衡的枢廷重臣,岑春煊在八国联军进京期间单骑救驾,加之长相酷似慈禧太后的儿子同治皇帝,在朝中是风头正劲的慈禧宠臣。

坑爹这种事不是现在才有的,奕劻的儿子载振就是一个坑爹的货。1907年5月,慈禧太后派时任农工商部尚书的载振去东北三省巡视新政改革,可走到天津就被袁世凯留下来大摆筵席。袁世凯的干儿子段芝贵当时只是一个候补道台,盯上了黑龙江巡抚那把椅子。小段察言观色,发现载部长喜欢戏院歌姬杨翠喜,直接买下来送给部长大人。

腐败的忠臣奕劻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

巡抚可是封疆大吏,部长哪能决定?段芝贵绝顶聪明,首席军机大臣奕劻当时堪称大清组织部长,在奕劻生日当天,十万银子直接抬进了庆王府。御史赵启霖在瞿鸿禨、岑春煊的鼓动下弹劾奕劻父子“身为皇亲,专以收贿为己任,亦可谓无心无肝”。慈禧太后深知背后的政治小集团利益,决定再次成立天字一号专案组,光绪皇帝的亲弟弟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为专案组负责人,“务期水落石出”。

专案组到天津时,奕劻的政治盟友袁世凯早已摆平一切,将杨翠喜卖给了一个盐商,为了规避专案组调查赎买文件,特意让盐商跟戏院在签约时倒签日期。银子的事打死都没有人承认。慈禧太后震怒,谴责赵启霖“率行如奏,任意诬蔑”,决定将赵启霖“即行搁置,以示惩戒”。慈禧太后还昭告天下,“凡有言责诸臣,于用人行政之得失,国计民生之利病,皆当剀切直陈,但不能摭拾浮词,淆乱观听,致启结党倾陷之渐”。

部长同歌姬通奸、省级大员赤裸裸的性贿赂。更狗血的是,部长榻上的歌姬,后来成了省级干部们床上的尤物。杨翠喜成了晚清官场的公共情妇。御史大人们急火火地点炮,亲王专案调查,结果是御史遭遇罢黜。奕劻在御史眼中简直就是国妖。奕劻死后,紫禁城里的宣统皇帝气愤难平,认为奕劻是大清灭国祸首,本想给奕劻“谬”、“丑”、“幽”、“厉”等恶谥,遗老们再三说情,最后给了一个“密”字,意思是让他“追补前过”,在清代亲王谥号中,“密”是最差的一个字。

赵启霖的弹劾只是瞿鸿禨打老虎的先锋,没想到奕劻后发制人,来了一套“反反腐”,以泄露内廷消息之名,慈禧太后就将瞿鸿禨罢黜。瞿鸿禨的政治盟友岑春煊有救驾之功,奕劻的政治盟友袁世凯来了一招更狠的,PS了一张岑春煊同康有为的合影照。康有为是慈禧太后的政治死敌,宠臣跟死敌混到一起,救驾之功只能免死,岑春煊也靠边站了。

奕劻的贪腐在当时已经是恶名昭彰,御史大人们一次次试图打老虎,可一次次都安全过线,慈禧太后难道真的老糊涂了?1840年后,清朝已经不再是那个八旗独尊的天朝上国了,海外势力已经在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等多方面渗透到权力中枢。辛酉政变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宪政改革的系列改革中,慈禧成了乾纲独断的“改革总设计师”,大事绝不糊涂。

慈禧为什么放过了巨贪奕劻呢?

在慈禧太后的眼里,奕劻是个政治上过硬的大忠臣。奕劻是谁?乾隆皇帝的曾孙,到了慈禧太后独柄皇权的时候,成了宗室旁支,奕劻家族咸鱼翻身的几率为零。可奕劻最终却成了四朝元老,铁帽子亲王。咸丰皇帝之后,除了皇帝的亲兄弟恭亲王、醇亲王外,再无可以世袭罔替的铁帽子亲王,奕劻能够从没落宗室爬到铁帽子亲王,永远忠诚的形象成为奕劻贪腐的护身符。

腐败的忠臣奕劻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

专制集团相信枪杆子,“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的背后有一个强盗集团的政治经营逻辑,他们依靠暴力掠夺成为专制利益集团。如果窃国的专制集团独享分赃,不允许州官贪腐,谁还会拥护你呢?强盗有一个投名状的江湖规矩,成为统治集团的一部分,没有入伙的投名状,大家怎么一起分享利益?那些农民起义的领袖,哪个不逼你杀个人,让你手上沾满鲜血,才能入伙成为义军?

独裁者第一代那是刀山火海过来的,那些手握枪杆子的兄弟们都要听皇帝老大的,可是皇帝一死,枪杆子会不会跟着接班人走呢?很多皇帝会玩儿小把戏,比如自己临死前将老臣贬到边远地区,儿子上台立即召回来重用。可根本问题是,接班人没有缔造军队,没有亲身培养那些大强盗干部们,小把戏不能常玩儿啊,怎么才能维护好自己的执政地位?

辛酉政变后,慈禧太后面临一大堆执政问题,枪杆子们都在前线剿灭太平军匪乱,北京城内有年轻睿智的恭亲王奕?,自己不是受命于天的皇帝,也不是宪政选举的总统,压根儿就没有执政的合法性。到了光绪皇帝时期,慈禧太后面临的问题更严重,她不是皇帝的生母,真正受命于天的是光绪皇帝,光绪皇帝成为她执政的最大敌人。

慈禧太后怎样才能维护她的执政地位?

政治派系成了慈禧太后唯一的选择。恭亲王奕?曾经是慈禧太后的老公、咸丰皇帝的皇位最大竞争者,慈禧太后岂能真正将她老公的政敌当成盟友?光绪皇帝登基后,奕?更是慈禧太后执政的威胁者。醇亲王奕譞是自己的小叔子,慈禧太后为了防止奕譞跟奕?结盟,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奕譞。奕譞的儿子登基成为光绪皇帝后,慈禧太后再度面临奕譞这位新的执政威胁者,她选择了对她一直忠贞不二的八旗股肱荣禄执掌兵权,牢牢地控制着军权。

腐败的忠臣奕劻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

专制集团有一个规律,王朝时间越长,接班的君王对政权的掌控力越来越弱。新君主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大规模地反腐败,杀鸡给猴看,树立自己的权威,可枪杆子以及干部们都不是他亲手培养的,反腐败绝大多数都成为祸乱之源。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想法笼络臣子,腐败成为专制者给臣子们的红利,贪腐成了臣子们向新君主纳的投名状。

慈禧太后选择了一手反腐败,一手养老虎的策略。光绪皇帝登基后不久,慈禧太后要重塑自己的执政权威,决定拿当时轰动中外的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开刀,慈禧太后毫不手软地摘掉了江浙数百位官员的乌纱帽,打击了掌握枪杆子湘军集团的势力。奕劻作为爱新觉罗宗室,他不会成为皇权的觊觎者,自然不是自己的执政敌人,他没有枪杆子,却能同掌握枪杆子的北洋袁世凯结成政治同盟,永远站在慈禧太后一边。

奕劻作为清朝执政集团董事会的一员,总是在关键时刻对慈禧太后忠贞不二。当康有为在戊戌变法期间只保中国不保大清,国家利益至上打破了独裁专制集团利益至上的潜规则。当袁世凯将兵围颐和园的绝密情报告诉荣禄和奕劻后,奕劻在慈禧太后命悬一线的关头,将董事会的一票投给了慈禧太后,他第一个将情报透露给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星夜回到紫禁城,成功地躲过了最大政敌光绪皇帝身后那一帮政治草莽的斩首行动。

政治上过硬为奕劻塑造了忠臣形象,奕劻的手上沾满了戊戌六君子的血,六颗人头成为奕劻进入权力核心的投名状。这也只是慈禧太后检视奕劻忠臣的一个开始。1900年,慈禧太后欲跟死敌光绪皇帝决裂,扶持“极左派”势力。可以欧美为首的境外势力欲逼慈禧太后“归政”,义和团成为境外势力进兵北京的借口。当慈禧太后为了个人的独裁利益,维护自己的执政地位,一开始极度反感义和团的奕劻连续数天进宫,同慈禧太后密商对策。

1900年的那个清晨,紫禁城的御前会议上,慈禧太后突然向十一国宣战。忠臣奕劻再也没有反对义和团,当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后,跟着慈禧太后逃跑的奕劻领命回京和谈,成为和谈的功臣。奕劻的和谈努力给了慈禧太后重返紫禁城权力之巅的机会。当1903年荣禄去世后,慈禧太后终于给忠臣奕劻军机大臣的权力补偿。那时,北洋领袖袁世凯派亲信杨士琦送十万银票到庆王府,已经入职军机的奕劻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巨额银票。

慈禧太后在打击湘军、淮军,甚至八旗内部腐败过程中,为啥对奕劻的贪腐视而不见?

奕劻的贪腐是纳了戊戌六君子的人头投名状后,跟慈禧天后再度纳下的独裁专制利益分享投名状。奕劻心安理得地收下银票,他懂得独裁专制集团的运行潜规则。历朝历代,统治者们永远都将“忠臣”二字排在首位,而不是廉臣。为啥呢?无论是杀了地主、镇压了反抗的民众,还是搜刮了民脂民膏,只要你跟统治集团站在一起,那么你就是忠诚可靠的臣子。在统治者眼中,位高权重毫无贪欲之人,其心可诛。

在独裁专制者眼中,政治立场错误的廉洁者,你就是窃钩者,必诛之。当然,既贪污腐败又野心勃勃者,必然成为拍死的老虎。独裁专制者的执政逻辑里,他们不在乎忠臣们的贪污腐败,但是对于那些离心离德者,杀无赦。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往往会打着反腐败的大旗,拍拍苍蝇,警戒一下贪婪的忠臣们:真把江山整垮了,你们到哪儿去弄更多的钱财啊。

奕劻成为“国妖”都没有下地狱,难道慈禧太后不担心奕劻将大清江山整垮了?慈禧太后在同治皇帝之后执政期间,未来的江山已经不是她们钮钴禄氏的了,她没有儿孙可以做皇帝,她只是独裁专制集团的利益代理人,她更看重现实利益,只要是政治上永远正确的忠臣,她容忍腐败的真正尺度更大,而反腐败的棍子成为她消灭离心离德者的利器。

御史们在慈禧太后那里只是一条狗,咬谁,主人说了算

赵启霖就是一个不懂政治艺术的狗,他们以为自己对统治集团满怀忠诚,整日里嚷嚷打老虎整肃吏治。可他们端着慈禧太后的饭碗,砸了大清的锅。赵启霖轰轰烈烈的打大老虎,让清朝在海外的形象是一塌糊涂,给了境外势力更多干政的借口,甚至给革命党煽动民众造反的理由。在慈禧太后眼里,义无反顾的反腐简直就是给独裁专制集团抹黑。

腐败的忠臣奕劻简直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

慈禧太后的眼中,廉洁的御史们其心可诛。他们完全可以打着反腐的旗帜,打掉那些政治上不过硬的官员,拔掉慈禧太后执政路上的绊脚石,那样一来慈禧太后会将御史们的反腐当成他们入伙的投名状,御史们会在昭告天下的圣旨中成为反腐的忠臣。无论是当时的舆论,还是后世的史书,他们都会成为万世师表的官场楷模。

独裁专制永远是统治集团利益至上,忠臣只是专制集团掠夺民众利益的体制维护者。独裁专制集团的反腐只是统治集团清除内部不同政见的政治派系而已,他们容忍忠臣瓜分贪腐国家、民众的利益,通过他们的忠诚来延缓整个集团的政治生命。腐败的忠臣只是独裁专制维护自己地位的一剂慢性毒药,清朝的命运证明一个江湖游戏规则: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